您所在位置:首页 > 房产

学校副院长五名孩子细节曝光受害者不止一人

2018-01-09 12:43:15 来源:林芝要闻网 标签:康宸玮 性骚扰 被告人

学校副院长五名孩子细节曝光受害者不止一人学校副院长五名孩子细节曝光受害者不止一人

  原标题:五少女欺凌同学获刑校园暴力暴露的问题触目惊心欺凌同学五少女被判有期徒刑昨天(01月09日)上午,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对一起校园欺凌案进行宣判,01月09日,北师大通过官方微博回应,学校已于暑假前启动调查,校园欺凌是近年来比较突出的青少年社会问题之一,北京的这一判决表明,未成年人实施暴力伤害,同样不能逃避刑法的制裁,01月09日凌晨1点,康宸玮在微博和朋友圈同时更新了一条状态:“一周之内,关于S教授(性骚扰)的举报又接到第三起、第四起、第五起,最早的已经在10年前,S教授,伏法吧,经鉴定两名被害人均构成轻微伤,其中一名被害人精神抑郁,目前仍无法正常生活、学习。

  校园性骚扰报告历时四个月今年01月,一名穿着校服的中学生在女生宿舍前,强行拥抱女生,鉴于五名被告人实施犯罪时均未满十八周岁,在被羁押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并考虑到五名被告人的父母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且取得了被害人谅解,依法对五名被告人从轻处罚,随后,这名看似朴实羞涩的男孩被学校开除了,被告人赵某、李某、霍某、高某犯寻衅滋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个月。

  为联系上他,康宸玮用尽了各种方法,最终在一张快递单上找到了他家里的电话,究竟什么是校园欺凌,它和学生们之间开玩笑、闹矛盾,冲突打架的区别在哪儿呢?校园欺凌是一个在世界青少年成长过程中都普遍存在的问题,为什么北师大校园内性骚扰事件频发?施害者的心理和社会动机是什么?对受害者会产生什么影响?又该如何预防呢?过去四个月里,这是康宸玮一直试图了解的问题,在欺凌的形式上分为直接欺凌和间接欺凌。

  然后,对案例进行横向对比,寻找共性,并研读相关参考文献,最后在大量的资料中,他写出了《沉默的铁狮———2018年北师大校园性骚扰调查纪实报告》,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赵忠心:正常的打架一般没有什么恶意,就是在一些具体事件上发生了分歧,他们处理问题,处理分歧的能力比较差,就采取动胳膊动拳头的方式,打完之后,很可能他们很快又成为朋友,整份报告共1.3万字,包含案例、数据、理论分析和图表等,其中一张《2007-2018年北师大性骚扰次数地域分布图》,被同学们称为“防狼地图”,可用于提示性骚扰高发区,宜绕道行走,在北京西城法院审理的这起案件中,五名被告人在选择欺凌对象时,并没有明确的目标,只是因为带头的朱某当天心情不爽、想打人,就在学校女生宿舍内随意找到了两个被欺凌的对象,她们彼此之间以前也并没有什么矛盾。

  所以,当康宸玮的报告发布后,随即引起关注,在法庭上记者了解到,五名被告少女中,有两人是因为以前被朱某带人围殴过,后来因为怕挨打而加入团伙的,实名举报教授骚扰学生“现在我也不敢说它一定成功了,因为那个教授会被怎么处理还是未知数,法官表示,在校园欺凌案中,欺凌者和被欺凌领者其实都是受害人。

  01月09日,学校通过官方微博谈及此事,“已于暑假前启动调查,网络传播欺凌视频问题触目惊心“校园欺凌”严重影响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而大量的相关视频在网络上传播则使影响进一步扩大,对当事人构成严重的二次伤害,康宸玮获得的S教授性骚扰视频,源于一次“行动”,这是施暴者自己拍摄并发布在微博上的校园暴力视频,在微博中这样的视频大量存在。

  不久接到同学举报,北师大某学院副院长S教授性骚扰了一名女生,将其约到茶馆包厢,请她喝下可能带有迷药的茶,并让女生翻译他演讲的英文,然后开始动手动脚,这其中出现最多的暴力行为是扇耳光,占比80%,其次是脚踢,占比78%,在所有施暴视频中,有74%的施暴过程中伴有语言辱骂,为了核实信息,康宸玮决定实施“暗访行动”,校园暴力不仅仅是殴打和辱骂,受害者通常还会在逼迫之下遭受道歉、下跪、自扇耳光、扒光衣服等人格侮辱。

  这也是他认为整份报告最难执行的部分,相比于身体伤害,受害者所遭受的精神与心理伤害是难以估量和统计的,在行动之前,他们找法学院的老师咨询如何处理相关情况,并和主动请缨愿意帮忙拿到教授性骚扰学生证据的女生,商量好原则———一定要抗拒,免得教授把握主动权,反推责任,面对这样的欺凌与侮辱,92%的受害者选择不反抗,当个别受害者进行言语或肢体反抗时,往往会遭受施暴者更加凶狠的群殴。

  事实证明,两名女生前后遭遇的情节基本一致,从这起案子来看,司法机关和政府相关部门的及时参与、介入是多么的必要,我们应该给孩子们一种力量,“当性骚扰者拥有权力关系时,取证和反性骚扰的难度远非同一量级,法官认为:解决校园欺凌,学校和父母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经发布后,不断有人向康宸玮打听S教授是谁,但由于学校尚在调查之中,他暂时保密,因为参与校园暴力曾受到过哪些惩戒?受到学校处分的最多,有65%的学生;其次是被老师训诫,占63%;排在第三位的是家长体罚,占22%,一周之内,康宸玮已经接到了5起相同的举报,最早的受害时间发生在十年前,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法官肖志勇:对学校而言呢,孩子犯了错,学生犯了错,光一直处分是不行的,要加强教育力度,所谓加强教育力度不仅仅是针对这个犯错的孩子,应该有一个大的面的教育,让所有的孩子认识到校园欺凌是不应该的行为,这样才能杜绝一个更大的错误,当康宸玮问,“如果现在需要人证,您愿意站出来吗?”这位老师表示“愿意”,同时提醒康宸玮,“保护好自己,他很老奸巨猾”,最高人民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工作办公室副主任史卫忠:当发现孩子不幸受到伤害的时候,要冷静处理,不能漠不关心也不能反应过度,一切要以恢复孩子身心健康和学习状况出发,学校和家长要进行理性沟通,必要时请心理干预专家进行辅导,用法律武器维护好孩子的权益,“沉默的铁狮”能在校内外引发反响,他并不意外,“因为话题本身具有社会效应

相关资讯

  • 2016年气象科技进展及国际合作等受网友关注
  • 17岁男孩因妈妈劝其少上网爬上阳台欲跳楼
  • 宝宝出现这5个部位发生明显变化说明正上火,妈妈知道几个
  • 海关官员走私718吨洋垃圾获刑
  • 城管开无牌货车搬走摊贩货物(图)
  • 男子质疑公安不立案在闹市区爬铁塔(图)
  • 男子为见前女友自制汽油瓶放火
  • 居委会被指盖章收费工作人员否认称系赞助费